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海黄知识 查看信息

海南黄花梨与清代宫廷家具的制作

发布时间: 2014-08-28 15:17:13 |  发布作者: |  信息来源: 古典家具收藏网 |  查看: 632000次 
网站承诺:古典家具收藏网坚持写作客观独立的立场,永远不受金钱影响。秉承为藏友学习的宗旨,与您分享特邀帮手的经验和知识,帮您解决收藏遇到的问题,提高藏品品质。本文系古典家具收藏网独家稿件(原创稿),未经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部分转载,违者必究。

在人们的印象中,紫檀家具一直是清代宫廷的代表之作,雕龙刻凤、修饰繁复、精打细磨、镶嵌丰富成了清宫紫檀家具的重要特征,无论是官方记载还是在民间津津乐道的传说中,都赋予了紫檀极高的地位,而对于黄花梨家具,留给人们的印象多是素面朝天、不事雕琢、简洁明快,人们更多的认为黄花梨家具是具有文人化倾向的家具,而忽视了黄花梨家具在宫廷中的重要地位。而从历史的角度来回望,黄花梨作为一种名贵木材,在民间和宫廷里都受到推崇。

清早期 黄花梨花卉纹带翘头联二闷户橱

黄花梨的由来及纹理特征

黄花梨这种名贵的木材是我们今天的说法,在历史上曾有过“花榈”、“花梨”、“花黎”等不同称呼,古代的许多文献资料对于这种木材的纹理特征及产地都有着明确的记载。

唐陈藏器在《本草拾遗》中说:“花榈出安南及海南,用作床几,似紫檀而色赤,性坚好。”明初王佑增订《格古要论》记载,“花梨出南番广东,紫红色,与降真香相似,亦有香,其花有鬼面者可爱,花粗而淡者低。”清人李调元的《南越笔记》卷七也记载位于今越南的占城向明廷进贡花梨:“占城,本古越裳氏界。洪武二年,其主阿答阿首遣其臣虎都蛮来朝贡,其物有乌木、苏木、花梨木等。”《南越笔记》卷十三又记载:“花榈色紫红,微香。其文有若鬼面,亦类狸斑,又名花狸。老者文拳曲,嫩者文直。其节花圆晕如钱,大小相错者佳。‘琼州志’云,花梨木产崖州昌化陵水。”《广东新语》卷二十五记载:“海南文木。有曰花榈者。色紫红微香。其文有鬼面者可爱。以多如狸斑。又名花狸。老者文拳曲。嫩者文直。其节花圆晕如钱。大小相错。坚理密致。价尤重。往往寄生树上。黎人方能识取。产文昌陵水者。与降真香相似。”明人严以简所著的《殊域周咨录·卷七·南蛮·占城》里记述了占城国的土特产,其中有:“檀香、柏木、烧碎香、花梨木”。 明人顾芥所著《海槎余录》提到:“花梨木、鸡翅木、土苏木皆产于黎山中,取之必由黎人。”

而明代大医学家李时珍在《本草纲目》木部第三十五卷“榈木拾遗”一条中提出“(榈木)木性坚,紫红色。亦有花纹者,谓之花榈木,可作器皿、扇骨诸物。俗作花梨,误矣。”李时珍认为有花纹的榈木,谓之花榈木,平时众口广传的“花梨”说法,为误传,而这从另一个方面也证实了当时的这种所谓误传的“花梨”之名已成为明代民间对于黄花梨约定俗成的固定称谓。

另外,在我国古代史料中,也有将黄花梨称之为“花黎”。如宋赵汝适所撰的《诸番志》卷下提到了“花黎木”:“海南,汉朱崖、儋耳也。……四郡凡十一县,悉隶广南。西路环拱黎母山,黎獠蟠踞其中,有生黎、熟黎之别。土产沉香……青桂木、花黎木、海梅脂之属。”

黄花梨的主要产地

在有关记述这种木材的史料中,产于我国广东南部海南岛地区的记载占了绝大多数,如“崖州昌化陵水”、“文昌陵水”、“黎山”、“海南”。《本草拾遗》提到“花榈出安南及海南”。《南越笔记》中记载了占城国主遣使来朝贡,“其物有……乌木、苏木、花梨木”,《殊域周咨录》里提到占城国特产时,有“檀香、柏木、烧碎香、花梨木”等。按“安南”和“占城”位于今天的越南境内。可知,在古人的记载中,我国海南岛地区是“花梨”、“花榈”“花黎”的主要产地。

海南岛地区是我国黎族的聚集地,我国传统家具特别是明及清前期的家具中多有以海南岛黎族地区的黄花梨木制成者。黄花梨生长于黎族人世居的大山深处。明清以来,由于封建经济的发展,封建统治者大规模营造离宫别苑,豪族权贵也大兴土木,广建豪宅,华堂奥室需有美器相配,室内陈设所需的家具显著增多,致使出现了空前庞大的中、高档家具消费中国木材市场。而制作高档家具的黄花梨木材质密温润,色泽鲜艳,纹理华美,内蕴暗香,又可入药,不喧不噪的特性不仅受到富裕起来的文人士大夫的青睐,尤其受到统治者的青睐,从明朝起至清前期,黎族世居的海南岛大山深处的黄花梨木被大量开采,源源不断地流入内地,走进宫廷,成为制作精美家具的重要材料。清代以后,清朝政府对产于海南岛的黄花梨木进行政府行为的征收,康熙时期的广东昌化知县陶元淳于康熙三十三年到琼州昌化县上任后,对于驻守海南岛地区的官丁,到黎族地区征采“花梨”而扰民一事,上书朝廷:“崖营兵丁。或奉本官差遣。徵收黎粮。贸易货物。一入黎村,辄勒索人夫,肩舆出入。……每岁装运花梨,勒要牛车二三十辆。或遇重冈绝岭,花梨不能运出。则令黎人另采赔补。”从陶元淳的上书可知,这些大规模的征敛,虽然加重了海南岛黎族人民的负但,然而从另一角度也证实,明清时期对黎族地区实施的这种征采,客观上使得海南岛地区的黄花梨,被大量开采砍伐,源源不断流入内宫廷中,成为宫廷家具制作的上好材料。

清宫造办处的黄花梨家具

得益于从海南岛采办过来的大量黄花梨,清代宫中的匠师操鬼斧神工之技,生产制作了大量的家具。在清宫造办处档案中,有关黄花梨家具的记载比比皆是:“乾隆四年五月初六日,七品首领萨木哈、催总白世秀来说太监胡世杰交花梨木如意床一张。”

乾隆五年“养心殿收贮物料清册”记载,“旧存:……花梨木宝座二件,花梨木嵌玉炉盖一件,花梨木马吊桌一张,花梨木边藤屉椅面一件,花梨木小板凳一件。”

而乾隆六年十一月初八日“木作”记载:“为做花梨木高桌一张,外雇楠木匠做过五十工,每工银一钱五分四厘。”

“乾隆十七年十一月十三日,太监胡世杰交花梨木小柜一件。”

“乾隆十七年八月三十六日,太监赵福寿来说,首领程斌传着做花梨木香几一件,高二尺三分,底子径过一尺六寸,记此。”

乾隆四十五年十二月“广木作”记载,“十二月初一日,员外郎五德催长大达色金江舒兴来说太监鄂鲁里交嵌青玉大璧花梨木插屏一件。”

从档案记载来看,清宫黄花梨家具所涵盖的范围很广,举凡宝座、香几、橱柜、插屏、高桌、炉盖、板凳等无所不有。

北京故宫博物院珍藏着许多传世的黄花梨家具。它们多是工不厌精、料不厌细的的典范之作,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和美学价值。但随着岁月的流逝,斗转星移,许多工精料细的黄花梨家具都已经湮没在历史的风尘中,不复存在了,流传有续的黄花梨家具更是廖若晨星,弥足珍贵。

0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打印 | 收藏此页 |  推荐 | 举报
上一篇: 变幻莫测的海南黄花梨纹理探秘 下一篇锲而不舍终有成:大叶海南黄花梨..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 24小时点击排行
  • 本周
  • 本月
  • 全部

最新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