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专家介绍 查看信息

盛德在木 金丝楠木

发布时间: 2014-11-15 14:16:02 |  发布作者: |  信息来源: 古典家具收藏网 |  查看: 631490次 
网站承诺:古典家具收藏网坚持写作客观独立的立场,永远不受金钱影响。秉承为藏友学习的宗旨,与您分享特邀帮手的经验和知识,帮您解决收藏遇到的问题,提高藏品品质。本文系古典家具收藏网独家稿件(原创稿),未经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部分转载,违者必究。

    唐人徐坚所撰《初学记》卷三十引任子之语曰:“凤为羽族之美,麟為毛类之俊,龟龙为介虫之长,楩柟为众材之最,是物之贵也。”(“柟”即“楠”)然则楠木为君子所贵之德何在?


 楠木之德,其一曰坚劲刚贞。


    西晋周处所纂《风土记》曰:“青桐大船,即诸葛恪所造鸭头船也。樟柟诸木,皆多曲理盘节,最为坚劲。”成百上千年之风雨霜露,炼就了楠木之坚韧挺拔,极难为外物所动。米鸿宾先生《从“文以载道”话“金丝楠木”》一文中指出,“在古代,‘贞’与‘桢’是通假字,因而‘桢’之大义也承载了水性‘温润、启智’之内涵”。汉字表形亦表义,指出“贞”与“桢”二字相关颇有启发性,但“桢”承载者是否即为水性,则颇可商讨。《说文》:“桢,刚木也。”《晋书》:“严霜识贞木。”《贾子•道术》:“言行抱一谓之贞。”《周书•谥法》:“清白守节曰贞。”由此可见,“桢”与“贞”相关,主要取其贞节之刚性,而非温润之柔性。


    诗圣杜工部极爱楠木,于楠木多有吟咏,传世的就有《高楠》、《枯楠》、《枏树为风雨所拔叹》(“枏”即“楠”)等多首。“诛茅卜居总为此”,与楠木为邻而居,而且只是为了楠木,足见杜工部爱楠之情深。但可惜的是,时运不济,“东南飘风动地至,江翻石走流云气”,狂风暴作,雷雨骤至,但楠木绝不屈服,所谓“干排雷雨犹力争”,将楠木与雷雨奋力拼搏之状写得虎虎有生气,而最终“虎倒龙颠委榛棘”,“草堂自此无颜色”。楠木“威武不能屈”、“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之节操跃然纸上,而这也正是杜工部念兹在兹、百折不挠之坚韧精神的写照。


    唐人史俊对楠木亦有如是之吟咏:“凌霜不肯让松柏,作宇由来称栋梁。”(《题巴州光福寺楠木》)楠木兼具栋梁之才与松柏之志,教人如何不爱它?


 楠木之德,其二曰光润和厚。


    陆贾在《新语•资质》中对楠木极尽表彰之能事:“夫楩柟豫章,天下之名木也,生于深山之中,产于溪谷之傍,立则为大山众木之宗,仆则为万世之用,浮于山水之流,出于冥冥之野,因江河之道而达于京师之下,因斧斤之功得舒其文色,精捍直理,密致博通,虫蝎不能穿,水湿不能伤,在高柔软,入地坚强,无膏泽而光润生,不刻画而文章成,上为帝王之御物,下则赐公卿,庶贱而得以备器械。”“无膏泽而光润生,不刻画而文章成”,所谓“天生丽质难自弃”是也,并不因其“入地之坚强”而损其“在高之柔软”。


    宋代著名诗人吴中复为楠木赋诗曰:“色无花卉妒,坚为雪霜多。”(《西园十咏乔楠亭》)楠木外在之形色并不张扬,不会引得群芳众木之嫉妒;而其内在之坚劲则傲立霜雪,刚劲挺拔。“干育千年秀,根含一气和”,树干为天地精华经千年之孕育而成,其树根则一直深植于含弘之大地,楠木吮吸着天地间之和气,阴阳协调,上干云霄。楠木之亦刚亦柔,彰显着其深得天健地顺之灵气。“一阴一阳之谓道”,诸木之中,孰有楠木之典型?


    楠木之德,其三曰“纵使无人亦自芳”。


    孔夫子有云:“古之学者为己,今之学者为人。”“为己”还是“为人”,其实很好分别,那就是观其是否能够“慎独”,是否在“人所不知而己所独知之地”(朱子语)仍能守身如玉、清明在躬,而天地自然之花木,为此提供了绝佳之参照。《孔子家语•在厄》云:“芝兰生于深林,不以无人而不芳。”《荀子•修身》云:“良农不为水旱不耕,良贾不为折阅不市,士君子不为贫穷怠乎道。”《淮南子•说山训》云:“兰生幽谷,不为莫服而不芳;舟在江海,不为莫乘而不为;君子行义,不为莫知而止休。”而康熙皇帝之《咏幽兰》则更是脍炙人口:“婀娜花姿碧叶长,风来难隐谷中香。不因纫取堪为佩,纵使无人亦自芳。”此即君子之“为己之学”,有此自觉,方可不为外物所移,方可在长久不为人知的情形下仍能坚守。《中庸》引夫子之语曰:“君子依乎中庸,遁世不见知而不悔,唯圣者能之。”吾儒之学,本为为己之学,急于自售者,何得而窥见“宗庙之美、百官之富”?


    与孔子同时代之《子华子》有云:“豫章楩柟之可以大斫者,必在夫大山穹谷孱颜岖峿之区。”唐人史俊《题巴州光福寺楠木》有云:“结根幽壑不知岁。”楠木所生之地总是在那些不为人知的幽壑穹谷。《西园十咏乔楠亭》有云:“明堂求厚栋,可得老岩阿。”只有在深山古林中方可寻其芳迹。唐人严武《题巴州光福寺楠木》亦云:“楠木幽生赤崖背”,“看君幽霭几千丈,寂寞穷山今遇赏”,数千丈之木需要数千年之生长,数千年后的今日方得诗人之青睐,“寂寞穷山”,其间滋味只自知。宋人杨虞仲《和严侍御柟木诗》:“不愿作材戹万牛,惊世之文那肯露。”真正“暗然而日章”,“君子之道”也!倘若时乖命蹇,一直处于“知者所不见,见者所不知”(陆贾语)的状态,那就只能安之若命了,此亦非具君子之德者不能为也。


    正因为楠木坚劲刚贞而不失光润和厚,且有“纵使无人亦自芳”之君子德性,具备了“道在器中、天人合一、一阴一阳之谓道、曲则有情、君子比德、和而不同、以虚致实、悬象示义等中国文化的大智慧”,才使得它不仅仅是因为数量之稀少而引起关注,而是实实在在地体现了中国文化之深厚底蕴。

0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打印 | 收藏此页 |  推荐 | 举报
上一篇: 坐墩:玲珑雅趣 下一篇金丝嘉木 旷世奇楠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 24小时点击排行
  • 本周
  • 本月
  • 全部

最新报道